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饿了么诉美团,一审获赔100万

一起不正当竞争官司,揭示外卖餐饮行业两大巨头为争夺商户资源的竞争状况。
2019年,饿了么因不满浙江金华美团要求部分商户与之签订排他性交易协议,将美团告上法院。近日,浙江金华中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美团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需赔偿饿了么100万元。
在本案中,美团辩称与某一商户达成排他性交易,并未让饿了么丧失竞争机会,饿了么在全国范围内也广泛存在与商户达成排除美团的交易。
而法院审理认为,尽管美团排他性交易实施对象是餐饮商户,但目的是为了排除来自饿了么的竞争,此举损害饿了么已经获得的或者本应获得的商户资源。
 
饿了么:
当地市场监管局曾认定,美团独家协议系不正当竞争
据了解,本案涉及一份浙江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2017年11月14日对三快公司金华分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
这份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美团运营方三快金华分公司和入驻商户签订协议和“合作承诺书”,给予独家经营商户2%优惠费率,对非独家经营商户收取6%费率。美团外卖业务员还通过不允许附加美团外卖服务和不签协议等方式,迫使商家签署外卖服务合同中选择“只与乙方(美团外卖)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这一补充约定。
2016 年下半年,美团业务员强制关停非独家经营商户的美团店铺,让商户删除饿了么、百团外卖等平台信息并提供相关账号密码后,才能重新登入美团外卖。
因此,当地市场监管局认为,三快金华分公司的行为属于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阻碍他人与竞争对手正常交易的情形。
南都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到,金华市场监管局依据《浙江省反不正当竞争条例》,对三快金华分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罚款8万元。
判决书显示,饿了么运营方拉扎斯公司援引上述行政处罚决定,称饿了么与美团属于同行业竞争者,美团上述做法阻碍商户与其他同行业经营者进行交易,剥夺商户选择权,排除同业竞争者的竞争机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三快公司作为美团网、美团App经营者,系其金华分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受益者,应当为其金华分公司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综上,拉扎斯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三快公司以及金华分公司赔偿100万,并刊登发布声明,消除影响。
美团:
排他性交易不违法,饿了么的损失是市场竞争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本案进入实体审理前历经一番管辖权纷争。2019年9月5日,递交答辩状期间,三快公司曾对本案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金华分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要求将本案移送北京海淀法院。
2019年10月,三快公司的管辖权异议遭浙江金华中院裁定驳回后,又就此提起上诉。2019年11月29日,浙江省高院驳回三快公司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诉讼期间,2020年04月20日,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经核准办理了注销登记。
对于拉扎斯公司的起诉,三快公司辩称,本案实质是独家交易或者是排他性交易。各行各业均广泛存在排他性交易,很多法院判例也确认这类交易行为系合法有效。实际上,商户对是否独家有选择权,选择与美团独家交易,就意味着放弃了与其他外卖平台的交易。 
在三快公司看来,金华市场监管局的处罚,错误地将排他性交易认定为不正当竞争,且没有直接法律依据。另外,行政行为与地方性法规不应直接作为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裁判依据。
不仅如此,三快公司进一步指出,即便市场监管局对三快金华分公司作出处罚,不等同于拉扎斯公司因此受损,因此拉扎斯公司作为本案原告主体是不适格的。即便拉扎斯公司存在其所谓的损失,该损失也与被告没有因果关系。拉扎斯公司所谓的损失是参与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而并非排他性交易所造成的。
三快公司强调,无论《合同法》还是《反不正当竞争法》,都以保护并促进市场竞争、保护各市场主体都有机会和权利参与竞争为主旨,但绝非保护市场主体都能均等获利。
此外,虽然美团与某一商户达成了排他性交易,但是饿了么在全国范围内也广泛存在与商户达成排除美团的交易,拉扎斯公司并未因此而丧失竞争权利和机会。若按拉扎斯公司所主张,饿了么的排他性交易同样给美团造成了损失。
因此,三快公司请求法院查证事实,正确适用法律,驳回拉扎斯公司诉请。
 
法院:
独家协议实施对象是商户,但目的是排除饿了么的竞争
梳理案情后,法院着重考虑一下两大问题:美团对不同商户实施差别费率,并借此要求与商户达成排他性交易等被诉行为,是否具有法律上的不正当性或者可责性;是否损害拉扎斯公司、商户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并对市场竞争秩序造成了破坏。
法院指出,美团有权决定对某一商户是否收取优惠费率,但应基于防止搭便车、提高效率等正当必需理由,而非为了排挤现存和潜在竞争者。美团设置优惠费率等差别待遇仅仅与是否“忠诚”美团有关,用于锁定商户和排挤其他平台竞争,显然有违公平。 
再从多家餐饮商户接受当地市场监管局调查的陈述来看,商户基本不愿与美团达成排他性交易。因此,法院认为美团利诱、强迫商户“二选一“”三选一“的做法,不仅严重侵害了商户的自由、自主、独立的交易权,而且导致商户销售渠道受限,商业利益因此受损。
根据法院分析,拉扎斯公司与三快公司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尽管被诉行为实施对象是餐饮商户,但目的是为了排除来自饿了么的竞争。特别是美团强迫商户删除在饿了么平台网店信息,迫使商户切断与饿了么的合作,更是说明美团对饿了么的不正当竞争恶意。
在法院看来,美团此举损害饿了么已经获得的或者本应获得的商户资源,而且随着被诉行为持续时间越久、越广泛,饿了么获取商户难度就越大,盈利能力将被削弱。 
除认为美团破坏了竞争秩序外,法院还提到,被诉行为对消费者福祉的损害。美团作为金华最大的网络餐饮平台,可能会因为没有竞争压力丧失创新动力,对被锁定的商户提高费率;进而导致商户价格压力转嫁给消费者,或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况,最终对消费者权益造成损害。
综上,法院判决三快公司赔偿原告拉扎斯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用,驳回原告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执法部门多次表态平台“二选一”行为涉嫌违法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不是饿了么和美团首次因“二选一”问题对簿公堂。
2020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一份饿了么诉美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饿了么指诉称美团向商户推送诋毁饿了么的信息,并威逼商家不与饿了么合作,只与美团独家合作。因此,饿了么向美团索赔100万元,并要求美团停止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
除了本案涉及的行政处罚外,此前饿了么和美团因实施“二选一”遭到多地处罚。 
2020年12月,因此饿了么工作人员要求商家“二选一”,并对违反商家的配送范围进行修改,致使商家业务受到影响。对此,汕头市潮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饿了么罚款3万。 
又如2019年9月,安徽省天长市市场监管局调查发现,饿了么利用技术等手段对商家“二选一”,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因此市场监管局责令饿了么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10万元罚款。
还有2019年3月,因美团外卖以多种方式要求商家“二选一”或者签署 “独家”合作协议,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四川省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处罚25万元,并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执法部门已多次表态平台“二选一”行为涉嫌违法。
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严禁平台单边签订排他性服务提供合同,保障平台经济相关市场主体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随后在11月,市场监管总局召开“规范网络经营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明确“二选一”是《电商法》禁止行为,同时也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规。 
2020年10月,市场监管总局等十四部门联合开展2020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其中提到,将依法查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等行为。
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提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要求平台内经营者在竞争性平台间进行“二选一”,可能涉嫌构成限定交易。
《指南》还具体细化了构成限定交易的一些具体情形,包括平台经营者实施损害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的惩罚性措施,如屏蔽店铺、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扣取保证金等;以及可能对市场竞争产生明显的排除、限制影响的激励性方式,如提供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饿了么红包 » 饿了么诉美团,一审获赔100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饿了么红包网 ——专业分享饿了么红包的网站

点击领取关注我们
'); })();